共生——超越小圈子,彰显大格局
心约愿力:感动自己,世界就会隨之震动!
http://qh2013.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好兆头:如果《人民的名义》是向19大献礼!

2017-04-16 17:38:29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2538 次 | 评论 0 条

好兆头:如果《人民的名义》是向19大献礼!

--关于中国特色集团官本位“垄断寻租”体制的闲聊

三眸陽子:日前,我刚写了一篇小文《“以人民的名义”≠“以人民为中心”》。我只是从历史、现实和法理上,对“人民”“名义”“中心”进行了一番梳理,并没有否定“以人民的名义”的现实性和针对性意义。起码,如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作为一个反腐片,是在提醒观众,我们的意识形态长期把“党”和“人民”混为一谈,以及“党员特殊材料的说教”,已经在思维方式、价值取向和现实实践上,造成了“从严治党”和中国国家治理的困惑与尴尬。所以,在这个大背景下,我也和大家一样,十分赞赏该片主创人员和湖南卫视领导的过人胆识!

浮梁棋童反腐是老大的力作,但拉下马的官员太多,已遭到权贵势力的非议。《人民的名义》是一部为反腐正名的作品,基本上可以断定是在老大的授意下制作出来的。它振聋发聩,以大量生动形象而又颇具真实性的细节说明了腐败的严重性和铲除腐败的必要性,是为老大赢得民心和广大民众支持的重要作品。故它虽然暴露了大量的官场丑恶,却能够在当前严苛的检查制度下一路过关地产生出来,绝不是偶然的现象。

三眸陽子:“反对资产阶级法权”为本意的文革是老毛后半生刻意经营的力作,故老毛非常在意人们对文革的看法(他高度概括自己一生就只做了两件事,有一件就是文革),“共同富裕”为出发点改革开放是小平复出后的力作,否定它也就是否定了小平复出的意义,所以小平不顾年近九旬,还要南巡讲话。

问题是,为什么结果都走向了毛邓(矛盾)本意的反面。“文革”折腾了十年,没有反掉毛憎恨的“资产阶级法权”(沿习苏联官僚主义、形式主义而来),反而造成“老将归位”也没无力回天“国民经济达到崩溃的边缘”的局面;而“改开”折腾了三十年,尽管从加入美国主导的世界自由贸易经济体系中得了好处,但因其基质上既沿习了苏联官僚主义、形式主义传统,又复活了儒家读书做官的官本位科层结构传统,导致其“改开”只能是“集团官本位的渐进式改开”,“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结果不可能是“共同富裕”而只会是以官场腐败为标志的“两极分化”局面。

这种局面,现在到了不改变不行的历史时刻了,所以我想,《人民的名义》现在虽遭到公检法的一致质疑和讨伐,但因其背景深厚,估计难以被封杀。

浮梁棋童愚以为如果习总不开绿灯这个片子是不可能开拍即使开拍,送审也会通不过能通过释放的是一个重大信号,湖南台洞察了高层用意,才敢大胆接受这一可能受到左派势力围剿的电视剧,而高层让地方电视台先播出此剧,也是用心良苦,有试探性质(若维权派一致声讨,不排除又收回去或禁播的可能)(虽然我认为禁播的可能性不大)。只是它深刻揭露了社会黑暗和官场丑恶,与现行的意识形态管控制度形成矛盾,如何自圆其说和以后是否会籍此修改管控制度尚不敢过于乐观,仍需观察

三眸陽子:腐败是表,体制是里。大家都知道腐败的另一种说法叫“官员寻租”,那么,官员,尤其是冠以共产党”之名号的官员,不是“用特殊材料做的”“人民公仆”吗?理论上的“仆”或比“仆”更下等的“公仆”,怎么可能寻租,他们并不拥有“主人”的土地等生产资料,拿什么寻租?就算他们趁主人不注意偶然钻钻空子搞那么一点寻租,但也绝对不可能经常地每日每时地无孔不入地寻租啊!

那么,我们共产党的官员,是不是公仆?是不是人民的儿子?如果不是,那免谈。如果是,至少在法权意义上应当是,那么,我们的官员为什么能寻租,而且是“无官不贪”地寻租?这是一个起码的问题。

其实,只要有一点马克思主义地租理论Landtax Theory的常识,这个问题并不难理解。地租是土地使用者由于使用土地而缴给土地所有者的超过平均利润以上的那部分剩余价值。马克思按照地租产生的原因和条件的不同,将地租分为三类:级差地租、绝对地租和垄断地租。前两类地租是资本主义地租的普遍形式,后一类地租垄断地租仅是个别条件下产生的资本主义地租的特殊形式。大家很容易发现,不仅马克思说的“级差地租”、“绝对地租”成为中国官员收取“雁过拔毛”“买路钱”租金,而且他说的“资本主义地租的特殊形式”,在当代中国“公有制=国有制=政府所有制=等于官员托管制”的体制——我们不妨管这种体制叫“党政法权条件下的中国特色寻租体制”——下,实际上成了“社会主义”地租的“普遍形式”。先不管是这个打引号的“社会主义地租的普遍形式”是什么样的历史形成的,但在法理逻辑上看,就说明这个体制不是马克思主义或社会主义政党应当具有的本质!但考虑到我们中国人比较相信历史或所谓“历史的选择”,所以,还是要对这种本质上非马克思主义更非社会主义的政治体制是如何形成的,加以分析。

要看清“垄断寻租”这种“特殊形式”,之所以在当代中国成为“普遍形式”,需要纵、横两个维度切入。从中国自身历史文化传统这一纵向维度上看,这种体制,是汉代以降宋明尤甚名义上“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条件下“儒家官阶大一统”的延续。从世界社会主义、资本主义运动影响中国的前后两个“一边倒”这一横向维度上看,这种体制,是对西方工商文明选择性复制前提下“官僚主义、形式主义”法权的维护。古今中外全世界只有《八二宪法》将城市土地法定为“国家所有”,为“官阶大一统”的中国各级党政官员将“现代化偷换为城市化”过程中“选择性”执法、寻租,公然搞所谓“土地财政”,打开了方便之门。特别是1994年中国实行“国地”分税制后,原先计划经济时代中国政府由中央政府一台经济发动机,一下变成了五万台经济社会发动机,从中央到乡镇五级政权,大行“三权合谋”的“党政公司主义”或“中国模式社会主义”,开启了以“效率优先,兼顾公平”为口号、以“集团官本位”为推手、以“土地财政”为核心内容的所谓“渐进式改革”!他们一批批地砸草根弱势群体(国企职工)饭碗,一次次拆草根弱势群体(城乡居民)房屋,“集中力量办大事”——花样翻新急功近利地规划、招标、发包、分包给近亲圈子及“友邦”,谋取天文数量的“租金+税金+外汇”,再以嗟来附庸典当灵魂为条件,举行各式各样的分赃、分羹的世纪末盛宴嘉年华——中国政府的财政收入,每年以高于国民生产总值(GDP)增长率1-2倍以上、高于国民收入2-10倍以上的增长率,雄居世界第一!

结果,就是大家看到且生活于其中的“中国特色结构性腐败”,即不仅马克思说的“绝对地租”,而且“垄断地租”变成“垄断寻租”,且成了当代中国的“普遍形式”。只不过这个“垄断地租”“垄断寻租”前面的主语、主词,从马克思说的“资本主义”(超过平均利润以上的那部分剩余价值),到毛泽东说的“资产阶级”(法权)名义上叫“社会主义”(教育运动)、邓小平(1980)和习近平(2012)指出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总病根),替换成了“集团科层官本位”——中国特色集团官本位垄断地租和垄断寻租。

不必投鼠忌器地说“中国特色集团官本位垄断地租和垄断寻租”性质的腐败,官场结构性腐败

世界哪个国家都会有腐败,但只要不是结构性腐败,都是有办法救治而恢复生机的。中国特色集团官本位垄断寻租性质的腐败问题,远不止于理论上的“垄断地租”(应当交给“国库”),而是在于法权上的“垄断地租”+实际上的“公仆寻租”的结果大大提高了人民、国民、公民社会“主人”的社会交易成本和边际效益成本,不仅使政府财政长期高于GDP1-2倍速度增长、官员(颜如玉黄金屋)实际收入2-10倍乃至几百倍于国民收入,带来的“基尼系数超过0.5”的两极分化!

而这一切,都是在中国特色集团官本位垄断寻租体制发生的。这一体制在中国“以德治国”传统包装和“以法治国”流于口号之间摇摆恍惚之下,变得扑朔迷离——这就是对人民超高价值承诺的意识形态与无孔不入盘剥人民生产生活资源的政策实践“两张皮”现象(诸法皆实相,现象即本质),以及“两面人”这一烂根性官场病灶持续发作,以至于造成如今“庞大上层建筑与超负荷经济基础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进入各式各样大大小小里里外外“资源争夺冲突”频发期。

见此情景,许多老干部悲愤欲绝,他们甚至万分不情愿地宣称:现在这个叫中共的党,早就不是他们当年闹革命时为之奋斗取得政权的共产党!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光荣革命前莎士比亚在《哈姆雷特》中发出的王子之问——To be or not to be, that's the question——如今也成为摆在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面前最严肃最具挑战性的问题。

我相信,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一定明确意识到这不只是反腐的问题,而是制度重建的问题。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个目前还叫中国共产党,而实际早已堕落为传统儒家官阶大一统式职业执政党”,及其一整套繁琐意识形态包装,是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治国理政的“政治负资产”必须“瘦身去瘤,培元固本”彻底改造,才能如愿以偿地“以人民为中心”,放手激发激励汲取中国全生態社会建设自组织活力”这一“我们力量源泉”,从而帮助他冲破“官满为患”的牢笼,带领中国走出“两张皮”“两面人”“两极分化”的尴尬境地,继而“第三次全球化浪潮”——即全球互联物联智联普惠配置物质、信息“资源生产率”之“全球治理”浪潮,因此,第三次全球化浪潮,将超越基于所谓“西方自由民主工程”也必超越“东方集团官本位垄断寻租”的全球一体化配置资源的资本主义逻辑——中长风破浪,走向共生的社会主义生態文明新时代

有人说,《人民的名义》已经列为19大献礼片,如果是这样的话,这是好事,是一个好兆头!!!

陽子2017年4月16日晨記於復旦大學北苑


有不一样的发现

1
上一篇 << 中美交善,为世界赎福      下一篇 >> Symbiosism:又一次量子缠绕式的隔…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钱宏思想力

世上有两种东西最有力量:一是剑,二是思想,而思想比剑更有力量!一个国家只有当拥有了强有力的精神支柱时,才能获得强有力的世界价值!乔治•华盛顿曾说:“如果你帮助别人得到他想要的,你就能得到一切你想要的。”那么,钱宏想要的,就是:自己有能力帮助一切需要帮助的人,改善和提高身心灵健康;帮助一切需要帮助的公权组织,臻趋善政与良治之正果。愿我们善思善行,从追寻一个可能共容、共栖而共生的新纪元开始吧!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