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生——超越小圈子,彰显大格局
心约愿力:感动自己,世界就会隨之震动!
http://qh2013.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中译英:Of或For——关于“全球共生研究院”英文对译的对话

2017-04-26 21:53:44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2621 次 | 评论 0 条

中译英:Of或For

——关于“全球共生研究院”英文对译的对话

程一恒、钱  

Institute for Global Symbiosism

程一恒:英文就定 Institute of Global Symbiosism ?发音还得分开Symbios-ism.必须分开,否则没人听得懂。

 宏:考虑周全向你学习!!

程一恒:接下来是名片。我的头衔是资深研究员兼 副院长对吧?教授都是资深研究员和项目负责人。

 宏:是,正好你的博士生做设计的,我也很久没有印名片了,我找一下前面用的名片格参考一下,保持一些连续性,还要创新。

程一恒:究竟是for还是ofFor的意思是:为达到全球共生主义的研究院。更象是个政党而不是研究院。Of就是单纯的全球共生信念或主义的研究院。作为研究院的名称,很少看到用for的。我觉得用了Symbios-ism已经是个大突破。

 宏:Of,按你昨天说的“英文就定为Insttute of Global Symbiosism吧”

程一恒:但是,你昨天发的林玮《Symbiosism:又一次量子缠绕式的隔空对话——关于中文“共生”翻译及对应的人、事、物之说明》中:因此,以此为时间节点,包括“全球共生研究院”都将统一使用Symbiosism,全球共生研究院即译为:Institute for Global Symbiosism. http://t.cn/RXHJetT

 宏:请等会,我看下公章用的是什么。佩服你的精细!

程一恒:不急,你慢慢想。

 宏:(半小时之后)我想起来了,我们的确一直用的是for,这有三个原因:一是个人原因,不知为何,我总是不大喜欢of结构的表达;二是当时(2009年)我正兼着这家加拿大背景的“中国与全球化研究中心”的副主任,他们的英文名称也是:Center For China And Globalization,这正好满足了我的喜好;三是(应是主要原因)美国中央康州中央大学终身教授居延安(1946年生人)老哥交往,当接触共生思想一段时间后,一次他对我说:你这个“共生”跟一般矿物学、生物学上说的共生不大一样,已经上升到哲学、文化、文明层面了,所以前面一定要象“大宪章”(Great Charter)那样加个“Grand”,即“Grand Symbiosis”才能表达完整,在这个意义上,用for应当也比用of更切合,后来,我们开第三届全球共生论坛,居延安还写来一篇文章《大共生:新百年的宏大敘事》,居教授讲了三点理由,程兄还记得吗?三届论坛的《嘉宾手册》里有。

所以,用for这意思就是强调,共生,既是一种研究对象,同时也是一种需要践行(知行合一)的事业。所以,还是我们还是不改初衷,用:Institute for Global Symbiosism吧

图片


程一恒:你的理由完全没错,可以这么解释。不过除了中国人大概没人这么用英文。这是你创的研究院,你定。

 宏:不好意思,我们就先这么用吧。我院驻美国办事处主任兼研究员陆群博士,正在与联合国联系,探讨联合国成立“United Nations Global Symbiosism Council”的必要性与可行性。所以,我们的位格一定不能仅仅是个一般性研究院。这里有前些时候与一朋友的对话:八教共生,必须限制人类文明的足迹!

@三眸陽子思想农夫 贊同先生。畜牧業消耗的水和污染的水源是驚人的。什麼歸根結底都是我們如何對待比我們弱小的生命。所謂共生,我認為,並非只有強強聯手,還有尊重不如自己的生命。

@马楠  尊重不如自己的生命,首先要反对“以强凌弱”,化解“文明的冲突”(亨廷顿),必须“超越小圈子,彰显大格局”,限制人类文明的足迹!第三次全球化浪潮,要用共生法则为一切硬道理导航!

第三次全球互联物联智联配置物质、信息资源生产率浪潮,于是,开启将地缘政治的全球化,寓于生態政治的全球共生时代之中,趋零边际成本共生社会悄然来临!因此,联合国全球共生理事会(United Nations Global Symbiosism Council)的工作,是促进和帮助适应这一改变而应运而生!

促进和帮助的方式,不是象既有教会、政党、乡绅、寺庙、道观那样,“以上帝的名义”“以理性的名义”“以革命的名义”“以人民的名义”“以祖先的名义”“以佛祖的名义”“以三清的名义”越俎代庖、替天行道、教化万民、牧养群伦、鞭策信众,去赎罪、去牺牲、去奉献、去夺取、去光宗耀祖、去往生极乐、去轮回果报、去祈福消灾、去得道升天……而是唤起每个人(你我他〈她它祂〉)的精神体能,及生命自组织灵动力,去赎福、惜福、载福而共襄生成一种人人健康而非疾患、简约而非奢侈、高尚而非委琐、富有尊严永续幸福的生活(休养生息)!这是真正的洪荒之力。所以,共生主义是IT里的“开源社区”,没有也不需要一个统一的教主,从而将真正实现“八教共生”!

感谢程兄的辨析,让我更明白了为什么当时不用of,而用for,对我们的重要性,也更清楚地知道如何告诉80、90、00后们,我们讲的共生,既是值得深入研究的对象(“开采一百年的金矿”),又必须是笃行的事业(不是亭子间里的学问),而且目标很明确,就是要解决人与自然、人与社会(含族群、国别、阶层、意识形态、文明、技术)、人与自己(身心灵)三大冲突这一时代性问题的。

程一恒:这些理论是否一定要在名称上显现,见人见智。文字也有一定的成规,使用还是在人。比较实际的是,不去阻碍任何一个团队,方向大致相同的发展。如果中文叫“成全球共生研究院”这就一致了

 宏:可以这么理解,但不用这样表达式。我觉得,有疑问再解释,最重要的一点:我们不是翻译外文的“共生”,是要传达这个中文“共生”即经过我们研究建构后的“共生”的意思。

Institute for Global Symbiosism这个名称传递的信息,就是这样,没有什么问题。英国连法律都是案例法,为什么别人能用,我们就不能用呢?只要有人用过,就是法律根据,没有人用过,可以有新的判案,一旦判定成为事实,又成为新的判例,可以作为后人判案的依据,我一直想,正因为说英语的人们有这样的传统,Great Charter就是这样出来的,然后成为1625年“权利法案”及“光荣革命”的基础,英国才不断进步,成为现代政治文明和工业革命的先行者。

程兄的严谨,我很感激,给我启发,但这件事,就不要再争了好吗?要讨论,一直可以讨论下去,你看这沈小芳看到我们的对话,她又开始从最基础说起了,of:prep. S1 W1 …的一部分 | 属于〔某人或某物〕的 | …的〔表示某物的特征或品质〕;for:prep. S1 W1 给,对〔表示对象或用途〕| 为了,以帮助 | 为了,供〔表示目的〕。

程一恒:Chinglish,中国式英语!早就无所谓了,中国的方式我很习惯,摇摇头就算了。外国人,管他呢。

 宏:管他什么式英语,有美国英语,连发音都变了,重音轻音,印度英语,为什么中式英语就不可以?而且,美国英语、印度英语中有很多新词是英格兰没有的。无非是中国的影响力不够,中国人自己看不起自己,只好奉行英语原教旨主义。那个上海话“洋泾滨”,就是自己瞧不起自己的表征。

我们现在,就是借这个英语表达式来传达中文要表达的意思,因为标准的英语中没有完整表达我们中文要表达的意思的表达式,所以,只好用这个形式。而且,我们已经是经过慎重考虑过才这样用的。谁让他们“西方中心主义”的智慧不够处理当代人类遭遇的各种冲突问题呢?他们希望错过学习一种新的思维方式和价值观,而坚持一个表达式是不是符合他们已经有的习惯吗?我相信他们不会这么愚蠢,所以,只要理解了,用习惯了,就是新的规范了。

程一恒:确实如此。英文是写给外国人看的,不是给中国人看的。无非让老外学着点,是吧?

 宏:不是学着点,是让他们有疑问才好,没有疑问他们就翻过去了,有疑问就会了解怎么回事?难道这个中国人不懂我们说英语的语言习惯?除非有新的用意!他们这么想,就会了解、学习到一点新思想,达到新的共识,而不是司空见惯地傲慢地原地不动!

这事就象“豆腐”,他没有,怎么办?只能接受“doufu”差不多。反过来,中国没有“humour”,怎么办?只能接受“幽默”是一样的意思。中国人以前确实只有诙谐,没有humour,如果用诙谐翻译humour肯定丢掉了一部分意思,所以,只能新创一个中文词:幽默。反过来,联系到我们讲共生,它不是从英语翻译过来的,是我们先有“共生”的思考,并且综合了古今中外许多前辈对共生的探索,再想到如何跟英语世界沟通。

程一恒:这倒是你用Sym-bios-ism的用意。而且干脆把这个字分成三节。

 宏:但是,程兄,我并不是故意,要说这,是跟你学的,我们分三节理解更知道一个词源构成,但表达就没有必要分三节,能按原规则的一定按原规则,意思越出了,弄个新的表达式,那也是无奈之举。有人建议分节,我也没有意见,因为他确实由“在一起”(Sym“生活方式(bios”“主义或原则”(-ism)构成,这是工程师思维方式,至少对初学者容易理解。但熟悉之后,就没有必要分节了。

程一恒:了解。每个人都驮了自己的已知包袱。我们全球共生研究院,上海准备有个掛牌办公室吗?

 宏:目前上海还没有最合适的地方,全球共生研究院目前设的办事处。

程一恒:到我们这个年龄做事,如果无法起共振,最好别做。不是吗?明天啓程去台湾参加周末的量子与生命科学研计会,林教授邀请的。

 宏:是呀,单个人做学问任何时候都可以做,要做事,一是坚守,二是机缘,投缘做事本是共生。所以,我就抱着直钩钓鱼的态度有愿才有力!林教授也邀过我,他上次去西安在机场给我一个多小时电话,可我四月复旦大学有研究生的选修课,办赴台手续比办赴美手续还难,祝程兄满载而归!

程一恒:没问题,院里的每个研究员都应按照自己的方式去推动。多一些行动,就多一些助力。

 宏:是。洪荒之力,始于千灯互照。

2017426日于上海

附录:[第三届全球共生论坛论文]

大共生:新百年的宏大叙事

Grand Symbiosis: A Grand Narrative for 100 Years

居延安

(美国中央康州大学终身教授)

共生思想,是够人类挖掘一百年的金矿。

所谓“大共生:新百年的宏大叙事”,有三层意思。

第一,把“共生”(Symbiosis)提升到“大共生”(Grand symbiosis),其目的无非把一个生物学概念提高到哲学高度,用以审视大到宇宙、中到地球、小到国家、再小到人与人的共生现象,找出各种共生规律,以达到人类共生、生态共生、天地人共生的终极价值目标。原先从生物学借来的Symbiosis这个概念,一手难托乾坤。

有了“大共生”,就有了一个宽宏的视野,就可顺手拈来城乡共生,生态共生、经济共生、政治共生、种族共生、文化共生、国际共生、代际共生、新老共生、人兽共生、海洋与陆地共生、沿海与内地共生、天地人共生等,总之,你、我、他(她它祂)共生,研究领域和课题。如此,才称得上第三届全球共生论坛主题所彰显的哲学伦理视野:“一视同仨,和恊共生”。

第二,大共生研究的拓展,大共生理论的建树,必须从“大叙事”开始。“大叙事”(Grand narratives)最早是由法国后现代主义哲学家利奥塔提出的,本文只借用这一概念的“外壳”,不涉及他原有的后现代主义批判内核。“大叙事”(或“宏大叙事”),无非要请来历史学家、人类学家、经济学家、生态学家,还要请来研究战争史的、研究人类文明史的、研究天文地理气候变迁的,一起来讲故事,讲人类是如何背着共生、反着共生一步一步走向自相残杀自我毁灭的不归路的。用共生哲学提倡者钱宏先生的话说,叫从“道不同,不相为谋”走向“道不同,亦相为谋”的共生世界。

第三,宏大叙事如何“宏”法、如何“大”法?回答是:至少要讲一百年。基督教、伊斯兰教、儒教、佛教、道教的“大叙事”,各各都在千年之上,惟其如此,才建立了各自的神圣不可侵犯的“叙事范式”。同样地大共生思想的发展,必须靠大叙事来推进,而大叙事的推进必将建立自己的大共生话语系统和叙事方式。非此,共生也好大共生也好,只能是热闹一时昙花一现,无以自立无以为继,人类将亡,向死而生。多少劫难循环轮回,再来“生命之源,共生一体”。


图片


八教共生



有不一样的发现

1
上一篇 << Symbiosism:又一次量子缠绕式的隔…      下一篇 >> 论“习近平精神”(On “Xi-Style…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钱宏思想力

世上有两种东西最有力量:一是剑,二是思想,而思想比剑更有力量!一个国家只有当拥有了强有力的精神支柱时,才能获得强有力的世界价值!乔治•华盛顿曾说:“如果你帮助别人得到他想要的,你就能得到一切你想要的。”那么,钱宏想要的,就是:自己有能力帮助一切需要帮助的人,改善和提高身心灵健康;帮助一切需要帮助的公权组织,臻趋善政与良治之正果。愿我们善思善行,从追寻一个可能共容、共栖而共生的新纪元开始吧!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